腦洞如黑洞

【一八】網紅嘴嘴跟他家大明星(6)


*大明星張啟山 x 網紅齊鐵嘴
*歡樂小甜餅
*文筆渣
*ooc是我的錯

------------------

6.張大明星的助理團隊誠心誠意請求嫂子多多來探班

這邊齊鐵嘴跟二月紅打打鬧鬧玩得開心,那邊身處橫店拍戲的老張可就沒那麼歡樂了,狀態糟糕得簡直是讓身邊的助理們都操碎了心!“嫂子”不在,他們的張大明星像變了個人似的!!他現在像極了一只飢餓的野狼,充滿攻擊性,而且孤僻又冷漠。

跟戀人分隔兩地的張啟山情緒差得很,除了拍攝時還是會敬業地演出,其餘時間不是焦躁不已就是萎靡不振的樣子。長時間缺失戀人溫暖的懷抱,跟睡前運動,張啟山連睡也睡不好,黑眼圈加深再加深,化裝師都要給他多上幾層遮瑕。

原本見不著戀人本來已經夠糟糕的了,偏偏他的寶貝兒還要不時發訊息撩他!!!就在昨天晚上,齊桓就給他發來一張“床照”。照片中的齊桓披著老張的白襯衫躺在雙人床上,身旁鋪著張大明星的海報,他就靠在海報上胸口的位置,對著鏡頭咬唇。看得張大明星簡直是熱血沸騰,立馬就給戀人打電話。


“你要對著我的海報自己弄嗎,嗯?”

“不然咧?等你兩個月後回來弄我啊?”

不僅有得看沒得吃,還要被懟......張大明星表示心好累......
結果那晚他只能看著照片用左右手解決......
讓我們為張大明星的性生活默哀一秒鐘。

而讓老張更加焦躁的是,劇組裡的一個女演員竟然黏上了他!那個女孩還是個新人,很多圈內的事情都不清楚。比如說,張啟山極為厭惡緋聞炒作,就是圈內不明道但人盡皆知的事,一但有緋聞傳出,兩日內張大明星必定會出來澄清。如果發現是對方故意炒作起來的緋聞,張啟山更是會從此拒絕再和對方合作。這女孩大概是不知道這些事,才敢死命貼上來想炒緋聞。

女孩每天都會找不同的借口黏著他,一開始他還是盡量和顏悅色地婉拒,畢竟大家是合作夥伴。但對方不僅沒有知難而退,攻勢還愈演愈烈?!久而久之,張大明星本來就沒有多少的耐心,連最後一點兒也被磨光了!現在他只會冷著臉直接拒絕,一點兒情面都不留給人家。

張啟山今天的戲份不多,約莫6點左右就下戲了。在服裝間脫下那沉重的戲服後,就跟助理小姐回到化妝間準備卸妝。待沒多久,那個女生又跑到他這兒來進行每天的例行報到。

“啟山哥~我們一齊到xx餐館食飯好嗎~”

“不要。”

“一齊去嘛~小李說那家店的肘子可好吃了!”

“不要。”

那女演員就像蜜蜂繞花一樣,一直圍著張啟山轉,小助理在旁邊是看得一額汗啊!看張大明星那冷得都要結霜的臉,就知道他已經非常非常非常的不耐煩!再這樣下去他會不會忍不住開口把人罵哭啊?!

“去嘛去嘛~啟山哥哥~”

“我說,不要。”

張啟山轉頭兇巴巴的瞪了她一眼,眼神冷酷得讓人家小姑娘都嚇呆了。氣氛一時之間尷尬到不得了啊......助理小姐只好連忙上前打圓場。

“哎喲他這兩天拍動作戲有點累!沒什麼精神!下了戲就特別想回去睡覺!別介意、別介意啊!下次再約吧!”

好不容易請走了那小女生,小助理回頭向著罪魁禍首投以不滿的眼光。

“下次別那麼兇,始終是合作夥伴啊,一但傳出個什麼主演不和之類的傳聞,對這個劇會有影響的!”

“分明就是一個想炒緋聞上位的婊子。我不想跟她走太近,會讓老齊誤會。”

“是是是,知道你跟嫂子恩愛了!知道你事事以他為先!知道你們之間容不下別的人了!”

“那當然。”

“算了,反正她也真的不是什麼好東西。”

說教不成反被閃,還要不時為自家大明星收拾爛攤子的助理小姐表示心好累,請人道對待單身狗。

話說齊桓一直擔心兩人的戀情會影響到張啟山的演藝事業,所以常常叮囑他不要張揚,就算是他自己團隊的人,也是愈少人知道愈好。但張啟山就是不樂意,他就是想要全世界都知道齊桓是他的愛人!所以幾乎他團隊裡所有的工作人員,都知道齊桓就是他們的“嫂子”。團隊聚餐時張啟山也沒少帶上齊桓,後來齊桓也漸漸跟他們熟絡了。偷偷來探班時,那些工作人員還會幫兩人打掩護。

“對了,導演讓你今晚8點到1818號房找他,他想跟你討論一下後面幾場戲的改動。”

“導演不是跟我們一樣住17樓嗎,怎麼跑到18樓去了?”

“我、我、我怎麼知道,你去就是啦!”

“嗯,知道了。”

小助理不自然的反應引起了張啟山的注意,不過他真的累了,沒心情去思考太多。唉,難得今天早下戲,卻還要去討論劇本,他只希望今晚不用談太久,早點結束他就可以早點回房,跟寶貝兒來個視像通話。

吃完晚飯後,張啟山回房簡單地洗了個澡,然後就拿起劇本直奔1818號房。

他來到了房門前,輕輕地叩了叩門。然而等了一會兒也沒人來應門。
難道是沒聽見?
於是張啟山用更大的力度再次叩門。

叩叩叩——

還是沒人應門。
張啟山正要給導演發訊息詢問時,就聽到門內傳來熟識的嗓音。

“是room service嗎?”

那嗓音讓張啟山愣了一下,隨即便勾起了嘴角,心中了然一切。那個小丫頭片子!竟然還跟他合著來騙我!不過這surprise他很受落!果斷加薪!

喜歡演是吧!就陪你玩玩~

於是張啟山也配合地回答道。

“是的,這裡是room service。“

話音剛落,門就被急不及待地打開了。對方穿著浴衣,頭髮濕漉漉的還滴著水,整個人熱氣騰騰的一看就知道剛洗完澡出來。
脫下了眼鏡的齊桓少了點書卷氣,多了一分邪魅。他慵懶地倚在門邊,勾起一個意味深長的笑容,問道:

“那麼,你們的room service包不包括special service呢?”

“那就要看先生你需要什麼special service啦。”

張啟山魅惑一笑,擠身進入房間把眼前的小妖精一把拽到懷裡,左腳輕輕一踢把房門帶上。

夜還長著呢~

另一邊,張啟山才剛出去不久,那個新人女演員又找上門來了。她跑來張啟山的房間,想以討論劇本為名,跟張啟山相處相處,順便擦出點愛的火花。

呵呵,少女你還是太年輕了。

張啟山住的是一間大套間,有兩個獨立睡房,張啟山跟他的生活助理各睡一個。
女孩特意整理了妝容跟髮形才抬手叩門,然而,一看見開門的人是助理小弟,笑容立馬就拉下來了。

“啟山哥呢?”

“他剛出去了。”

“去哪兒了?”

“我也不知道。”

就算知道也不會告訴你啊,助理小弟暗暗地腹腓。

居然碰巧張啟山不在...
少女只好撇撇嘴轉身離開,盤算著晚點再來。
.
.
.
.
晚上10點左右,估摸著張啟山也該食完晚飯回來了吧,於是少女又跑來叩門了!
結果開門的還是助理小弟。

“他還沒回來。”

“怎麼還不回來啊!”

“我咋知道啊!”

嫂子來了他會回來才怪!
小助理差點把這句說出來,還好忍住了。

原以為那個女演員白跑了兩趟後會消停一下,沒想到第二天的一大早,她又跑來了!可憐了助理小弟,硬生生被那女的吵醒!

“又怎麼了?!”

“啟山哥呢?”

“他沒回來。”

“什麼?”

“我說,他一整晚都沒回來。”

女生正要追問,當事人就出現在走廊盡頭,踏出電梯往著房間走來。他看起來精神飽滿,心情似乎也非常好,跟昨天完全仿若兩人。張啟山看到堵在自己房門口女演員時不著痕的皺了皺眉頭,有點不滿她的出現。不過他今天心情好,就不跟她計較,還主動揮揮手跟她打了個招呼。

“早。”

女演員一看張啟山對她的態度似乎有所轉變,馬上乘勝追擊打算邀約張啟山共進早餐。

“早上好~啟山哥起得真早呢~我們一起去吃早餐好嗎?我知道這附近有一間很棒的早餐店!”

“嗯?那早餐店在哪?”

女孩一聽,就覺得這次有戲!難得張啟山沒有一口回絕!

“就在南路小街那裡!他家的炒蛋可好吃了!現在還有二人套餐跟特色飲料呢!”

“聽起來不錯。”

“對吧~那我們走吧~啟山哥~”

“不了。”

“哎...?”

女孩剛以為要成事,張啟山突然就拒絕了,什麼解釋都沒有,扔下兩個字後就轉身回房,留下不明所以的她。
女演員眨了眨眼,一面懵迫。
我到底做錯了什麼???

確定女演員已經離開後,張啟山換了身衣服,獨自前往剛才她推薦的那間早餐店,外帶了兩份早餐,然後再火速回到1818號房。
他想趕在開工前跟寶貝兒窩在床上溫溫馨馨地吃個早餐,時間夠的話還能來一發晨炮!

“老婆,我給你帶了早餐!”

“嗯...”

在床上裹著被子蜷縮成一團的人明顯還沒有起床的意思。
廢話!被人折騰了一晚上,當然要補眠補眠!

“老婆~起床了。”

“別吵啊...”

“乖,吃了早餐再睡。”

張啟山把早餐放到桌子上,踢掉鞋子爬到床上,一邊把戀人的小腦袋從被褥中扒出來,一邊說著甜言蜜語哄對方起床,還要每說一句,就親一口。

“別鬧...”

“老婆快起來吧。”

“不要...饒了我吧...”

“老婆你捨得我一個人孤零零的食早餐嗎?”

“嗯...”

“乖,快起來,我喂你吃。”

鬧了好一會兒,齊桓還是被張啟山的親吻攻擊折服了,睡眼惺忪地爬起來,然後窩在張大明星的懷裏,享受對方的投喂。

嗯,真幸福呢。

張啟山忍不住拿出手機自拍,想要留住這溫馨甜蜜的早晨。他舉起手機,畫面上顯著他們依偎在一起的身影,張啟山把齊桓緊緊抱在懷裡,朝著鏡頭微笑,而齊桓則是窩在張啟山的胸口,仰頭嘟起嘴擺出親吻他下巴的姿勢。拍完這張,下一張就變成了張啟山轉頭吻上那嘟起來的小嘴。兩人一路膩歪,拍拍照,親親嘴,簡單的一頓早飯吃得磨磨蹭蹭的。老張最終還是沒時間做“早晨運動”,但這並不影響他的好心情,張大明星就這樣帶著一本滿足的表情出發去劇組。

助理小姐一看到張大明星精神飽滿,容光煥發地出現在片場,就知道計劃成功了!
還是嫂子行!只花了一晚上就把暴燥的野狼給順好毛,變成軟萌軟萌的的秋田犬!

張啟山仿佛能看到她彈幕狂刷的內心劇場,他抬頭看了她一眼,挑一挑眉,嘴角拉出一個讚許的笑容。

“幹得好,給你們加薪。”

Yoooooooo!!
請嫂子以後多來點秘密驚喜!!好讓我們漲漲工資啊!!!

而他們的嫂子,現在正癱在酒店的King Size大床上,揉著腰感嘆道。

“啊......昨晚老張真猛呢。”

Tbc
---------------

靈感來源自紅家允在的粉紅(*´∀ ˋ*)
有紅家團邪妹子的話快點揮揮手跟我相認!
٩(。・ω・。)

上個月去廈門旅遊,一下高鐵就看到了等等的廣告屏幕!!隔天在酒店吃早餐時電視也在放醉玲瓏,然後逛街時又看到了等的人型立板!!害羞所以沒有衝上去合影😂😂😂但想著如果是齊網紅看見,大概恨不得立刻抱回家🌝🌝所以就有了網紅(5)的梗😂😂最後一張是二月紅使用的老張表情包🌝🌝🌝

【一八】網紅嘴嘴跟他家大明星(5)


*大明星張啟山 x 網紅齊鐵嘴

*導演系陳皮 x 表演系張日山

*歡樂小甜餅

*文筆渣

*ooc是我的錯

--------------------

5.齊網紅為大家親身示範身為一枚死忠粉應有的表現

這天下午,齊桓跟紅韶走在繁榮熱鬧的商店街上,無所事事地東逛逛西逛逛。他倆跟陳皮還有張日山約好了一同去擼串,但那兩個小伙子還沒有下課,他們只好先四處溜達一下消磨時間。
走到一半,齊網紅像是被什麼東西吸引了一樣,大呼小叫地奔至行人天橋跑到對面街去!

“喂!老齊你去哪?!”

紅韶無奈之下只好跟著對方跑。當他走到對面街後,卻看到自家好兄弟像個痴漢般抱著一個一比一真人比例的人型立板,印在立板上的正是為手機品牌代言的張啟山。

“哎喲!我怎麼就忘了他這輯廣告今天開播呢!”

“嘻嘻嘻,拍得真帥~哎老紅!幫我拍張照!”

齊桓一邊抱著人型立板,一邊笑嘻嘻地向紅韶招招手,讓對方過來給他拍照。

“你家裡有個真的,你抱什麼人形立板啊...”

齊桓清楚的從紅韶的表情中看到了「媽的智障」四個大字。

“別廢話了,快拍快拍!”


在店鋪外擾擾攘攘的兩人果不其然驚動了店內的員工。其中一個年輕的女店員眼尖的很,一眼就認出來了門外的兩個帥哥就是網紅齊鐵嘴跟二月紅!少女立馬扔下手裡的工作跑出來!

“天啊!!!紅嘴嘴cp!!啊啊!!見到真人了!!怎麼辦怎麼辦冷靜不下來啊!!”


看著眼前正在犯花痴的少女,齊桓跟紅韶互相看了對方一眼,然後開始用眼神交流起來。

『原來我們的cp名叫紅嘴嘴啊?』

『我們什麼時候組cp啦?!而且為什麼我是受啊?!』

『你的確是受啊。』

『才不是!』

『被老張壓了這麼多年,你不是受是什麼?』

『我那叫為愛犧牲!』

『找天我替你跟張啟山說說你有多委屈。』

『哎別別別!』


就在齊桓跟紅韶用眼神你來我往,聊得不可開交的同時,店老板也走了出來一探究竟。
原來店老闆正是女店員的老爸,少女一看自己爹來了,馬上興奮不已地向老爸安利這二人。

“爸!齊鐵嘴跟二月紅來我們店了!!有生之年居然能見到真人!!太幸福了!!你知道他們有多紅嗎?他們微博上已經幾百萬粉絲啦!他們真的超級有才!!而且真人跟影片中一樣帥!!皮膚也真的很好啊!!太棒了!!”

店老闆都是老一輩人,不清楚網紅什麼的,但聽女兒的口吻也猜得出是有點名氣的人,就想著要個合影貼在門口宣傳一下也虧不了!
於是兩人就莫名其妙的被拉住,跟所有員工在店門口來了個大合照。

合照後,少女拉住二人再來了一輪自拍。齊鐵嘴跟二月紅也大方地滿足這小粉絲的要求,擺出手指比心等動作跟她合影。

“真的非常感謝!!我真的超級喜歡你們!!特別是你們的彩妝影片真的是太棒了!!!以後也要繼續加油哦!我會一直支持你們的!!!”

“哈哈,謝謝哦。”

“謝謝,我們會繼續努力。”


兩人走沒幾步,少女喊住了齊鐵嘴。

“啊對了,剛才看你跟門口那立板拍照,嘴嘴你也喜歡張啟山嗎?我們店有送他的海報哦!我去給你拿幾張來!”

“好啊好啊好啊!”

齊桓一聽,馬上轉身走回去。
二月紅不禁吐糟:齊桓你有點矜持好嗎。

當天晚上,齊鐵嘴的微博更新了,上載了一張他抱著張啟山人型立牌的照片,配上“張啟山真的好帥哦”的文字,句尾還加了顆大紅心。

二月紅在評論用上張啟山的表情包留言表示:

里藥空寂里計己.jpg


Tbc

-------------------

【一八】浮生若夢


*ABO設定,懷孕有,不喜慎入
*Alpha = 乾元,Omega = 坤澤,設定源自網絡
*A王爺佛 x O王爺夫人八
*八爺的名字私設為齊適之
*內容巨狗血,只是想寫刀而已
*文筆渣,ooc是我的錯

這就是一個王爺帶著懷孕的夫人開開心心地出遊,結果遇刺的故事。
-----------------------

“人在那邊!!放箭!!”

身後的追兵發現了兩人正在奔跑的身影後,立馬下令放箭追擊!
聞聲,齊八爺回頭一看,瞥見半空中一片箭雨正鋪天蓋地地扑向他們!一枝利箭直直地朝著佛爺的方向飛去!

“佛爺小心!”

八爺毫不猶疑地閃身扑在佛爺身上,為他抵擋了來勢兇兇的利箭,保護了這個自己深愛的男人。張大佛爺還來不及反應,就眼睜睜看著鋒利的箭頭刺穿了老八的胸膛!

“老八!!!!”

“嗚......沒事沒事...繼續跑!他們要追來了!”

兩人跌跌撞撞的總算從空曠的平原跑到樹叢,躲到樹後借樹幹掩護一下。但他們已經沒有停下來休息的時間了,相信追兵很快就會趕到!然而齊適之身負重傷,再也跑不動了...他只好強忍著痛楚,讓佛爺替他折斷箭頭箭尾。趁著敵人上箭的一瞬空檔,佛爺背起受傷的八爺,死命地奔跑,逃進森林中。

在黑夜中幾乎漆黑一片的森林為他們提供了暫時的藏身之所。佛爺放輕著腳步前進,尋找可以躲藏的地方。他感覺得到身上被血液浸得溫熱濕潤的衣服,以及在自己耳邊嚮起,漸漸變重的呼吸聲。這一切都在提醒著他,必須快點找到地方停下來給自家坤澤處理傷口。老八有孕在身,已是體虛,現在又受了重傷,比起消耗體力繼續逃跑,隱藏起來等待日山領軍救援才是上策。

張啟山將門出身,也是軍功無數赫赫有名的大將軍,習慣於惡劣的環境行軍打仗,黑夜中的森林自然難不到他。不久,他就尋到一個可以藏身的山洞。他先把背上的人兒安置到山洞深處的暗角,再回身到洞穴外佈置一些野草作遮掩。

老八依牆而坐,對目緊閉。箭刺穿了他的右胸,傷及肺部,現在他的一呼一吸都帶著劇痛,嘴角也掛著咳出的血絲。雙手雖已無力,但依舊輕輕扶著微微隆起的小腹。張啓山回來後趕緊把人兒抱到懷中,讓他離開冰冷的石壁,依靠在自己身上。又連忙解下身上的外衫蓋在老八身上為他保暖,並用布料包扎傷口希望能止血。痛楚讓齊適之的信息素紊亂非常,根本定不下來,張啟山釋放出信息素包圍著他,安撫他跟腹中孩兒。

齊適之已力氣全無,整個人軟軟地依偎在張啓山的懷裡,把頭靠在對方的胸膛,靠近心臟的位置。

“佛爺的心跳聲...聽著讓人好安心...”

他覺得很痛...很睏...眼皮也漸漸變得沉重...聽著佛爺那強而有力的心跳,感覺可以就這樣,安心睡去...

“不準睡!”

張啟山知道,老八要是睡著了,大概就再也不會張開眼了.......

“我們來聊聊我們的孩子,名字我也想好了,如果是男孩,就叫張逸塵,願他一生安逸。如果是女孩就叫張慧端,望她聰慧端莊。你說好不?還是說,先讓你算上一掛比較好?”

“......好......佛爺說的.......都...好......”

張啟山就這樣斷斷續續地跟齊適之談著話,確保他清醒著沒有睡去。
然而,齊適之由一開始回應一句話,漸漸變成只回答幾個字,到最後,只能輕啍一聲以作回應。

就在張啟山膽心他撐不下去時,齊適之像是回復了力氣一般,張開雙目定定看著張啟山,連眼也不捨得眨一下,像是要把對方的模樣死死印在腦海裡一般。
齊適之知道,這就是所謂的回光返照。老天爺給他最後一點時間,把要說的都說完。

“佛爺...你以後記得要好好照顧自己,別累壞了身子。過幾年,再找一個好的坤澤照顧你,給你添幾個孩子......但是別忘記我啊...在心裡留一個小角落給我就好...我會一直...一直都在...我就在奈何橋上等你...你百年歸老後才來找我...千萬別幹什麼傻事啊...我...”

“別亂說話!我們還會一起走下去,一同看著孩子長大,然後一同變老。”

“佛爺啊...人哪...到了時候就要走...想多待一會兒...也不行的呢...”

“不...你還不是時候走,我張啟山不准你走!”

“佛爺....適之很累...睏了.....想睡...了...”

齊適之的氣息變得愈來愈弱,說著說著,眼睛也緩緩閉上了......

“不準睡,我讓廚娘給你燉了養身子的補品,回去食了再睡。”

“你..就..替我...吃...我都...食...膩了...”

“不行!現在是你懷孩子還是我懷孩子!”

“呵....”


齊適之聽過這樣一個傳說,傳說人在死前輕喚三聲愛人的名字,到了奈何橋旁,百年守候,記憶一點一滴地忘卻,唯獨這印在骨子裡的名字,不會消逝,直至等到名字的主人。

他沉寂了一刻鐘後,用盡身體的力氣啟唇輕喚了三次佛爺的名。

“佛爺......” 

“我在。”

“佛...爺......”

“我在。”

“.....啟...............山......”

最後一字輕聲得幾乎微不可聞,也許只發出了一聲氣音。但張啟山就是聽見了,他的愛人在喚他的名。

“適之,我在。”

但在這之後,齊適之再也沒有回應了。

“老八...老八?適之?!”

早在齊適之喚出最後一個字時,他也呼出了最後一口氣......

原本護著小腹的手也無力地垂到地上,腕子上的二響環與地面碰撞,發出了兩聲清脆悅耳的聲音。

“適之,適之別鬧,這樣會嚇到孩子的。”

“求求你,再跟我說句話啊。”

“先別睡啊,這裡冷,會著涼的。”

張大佛爺依然不斷不斷地跟老八說著話,盼望能得到一絲回應。然而一切都是徒勞無功...

久良,他才顫抖著手去探了探對方的鼻息。
懷中人,早已氣絕。
張大佛爺更用力地抱緊老八,希望能保住最後的一絲體溫。但他依然阻止不了懷中人的溫度一點一點地流失,變冷......
.
.
.
.
.
.
.

“王爺—— 王爺——”

洞外傳來火光及呼喚聲,副將張日山領軍前來救援了!

待將士們在山洞找到兩人之時,眼前的景象,讓這群鐵血軍人也不禁鼻頭一酸......他們所敬重的八爺......竟然已經......

而他們的佛爺就這樣靜靜依牆而坐,目光呆滯,死死抱緊八爺屍身。將士們喚了好幾聲也沒有反應,張日山只好強忍眼中的酸澀,上前俯身對佛爺哽咽著說:

“佛爺,我們帶八爺回府吧,這裡冷。八爺他,最怕冷了。”

聞此言,佛爺才有了反應。他抬頭看了副將一眼,這才抱著八爺緩緩站起來。

由在山洞獲救,到坐馬車回府,不顧將士們的勸說,張啟山始終緊緊抱著齊適之的身子不願放手。

回府後,佛爺撤退了所有下人,親自為八爺的屍身梳洗。
他小心翼翼地把愛人放進盛裝著溫水的浴盆,動作輕柔地為他洗去身上及面上的血污。白嫩的胸口上那貫穿身體的血洞是那麼的刺眼.....刺目的讓他眼眶發酸......

梳洗過後,張啟山替他換上他生前最鐘愛的絳紅色錦袍,然後抱起他往床榻走去,如同從前每個晚上,他把他抱到床上一般。

他把老八輕柔地到放到床上,自己則是在他身邊側身躺下,細細檢視愛人的面容。平常在起居飲食上都被佛爺照顧得無微不致的齊八爺,向來面容豐腴而紅潤。如今的他,卻面色慘白,沒有一絲血色,原本豐潤的臉頰也凹陷下去了。佛爺心痛的輕撫其臉龐,冰冷的觸感不斷提醒著他真相的殘酷。
他的愛人,已離他而去。

接著,張啟山把手移至齊適之那微微隆起的小腹。
他的兒啊...還未來得及成形,就隨其爹爹而去......
此情此景,即使一向冷峻的張啟山也不禁悲從中來,他嗚咽著喚齊適之的名,淚水順著眼角緩緩滑落。

“適之......適之啊......”

失去生命中最為重視的存在,饒是鐵馬將軍此刻也哽咽如孩提......他終是保護不了自己的妻兒,眼睜睜看著他的致愛,失血而亡,一屍兩命。

他的淚水源源不絕,仿如他的悲傷一般,沒有盡頭。他的心像被挖走了一部分,痛得他難以呼吸,除了流淚,他沒有氣力去做任何事情,包括控制自己的訊息素。因著他的悲傷,他那濃烈辛辣如同烈酒般的訊息素胡亂地散發,令府內不少乾元士兵都感覺到壓力。但那股能調和、安撫他,帶著淡淡茗香味的訊息素,再也不會出現了。

他不知道自己哭了多久,漸漸地,他睏了,就算多留戀眼前的臉孔,沉重的眼皮還是不知不覺地合上了。

適之啊,你說如果一覺醒來,一切都回到當初的模樣,那該多好......

Tbc?
不知有沒有後續
------------------------

為了悼念我掛掉的手機(´༎ຶД༎ຶ`)
決定發把刀◝(⁰▿⁰)◜
還有就是想用孩子的名字讓兩人打個醬油(。ω。)

手機掛掉了!!!😭
毫無預警地掛了!!😭
也不知道能不能修好...
原本還興致勃勃的想來個連更的說...
現在心好累...
好多照片都沒有備份...大概都要沒了...
還好文章都存在雲端上沒有掉失...

【一八】鬼宅.續


*這算是一個甜甜的he吧( ´∀`)
*ooc是我的錯
*文筆渣


前文指路
http://katrinachan23.lofter.com/post/1d0e6ba4_10d308c1

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


“不!!!老八!!!”

張啟山竟毫不猶豫地奔至陽台上,跟著一躍而下!

原本在下墜的齊桓聽到張啟山的呼喊聲,睜開雙目一窺究竟,卻發現那個少年跟著他從陽台上跳了下來!那張酷似佛爺的臉對他展露溫柔的微笑,朝著他張開雙臂,像是要把他擁入懷中一般。
眼前的他跟記憶中的他如出一轍,兩個身影漸漸重合,壓抑已久的思念再也忍不住,眼淚奪眶而出,齊桓像是著了迷一樣向近在眼前的人伸出雙手,哽咽著喊出他的名。

是你嗎?

『佛爺...』

齊桓原本真的打算離開了。
對他而言,等到佛爺回來就是他的執念。
他知道佛爺戰死後投胎去了,他殺孽雖重,但作為人民英雄,大多能轉生為人。
而自己卻是自殺的。
為了不被鬼子折辱,他選擇了自殺,然而自殺的人輪迴時會墮入三惡道,下一世難以投胎成人,這意味他再也見不到佛爺了。
所以他情願在這兒等,想要等到轉生後的佛爺。


總算,被他等到了。


即便對方已經不是原來的佛爺,也已經不記得他,他也心滿意足了。只要能等到他回來,再看一次他的臉、聽他一句“我回來了”,于願足矣。
在聽到少年對他說“我回來了”的一刻,他就覺得一切都可以完結了,他的執念已了,可以離開了。
雖然這一別,將會是永別。
自己在人間逗留太久,已經不能再入輪迴,他只可以放下執念,灰飛煙滅,消散在天地之間。
齊桓之所以會選擇擇再次從陽台跳下去,就是想讓一切以同樣的方式結束,讓一切都變成夜裡的南柯一夢,讓一切前塵往事都消散在歷史洪流中。
從此這世間,再無齊桓。
佛爺......不,小子,把這一切都當成一場夢吧。
.
.
.
.
.
.
誰想到這個傻小子!竟然跟著他跳下來了?!

怎麼辦,看著他的臉就捨不得走了啊......

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

當張啟山看見齊桓的鬼魂墜樓的一刻,記憶如潮水一般湧入了他的腦海裡!

他想起來了
他前生的記憶
他張啟山就是當年的張大佛爺
他就是故事中的布防官
他在奈何橋上把半碗孟婆湯倒掉為的就是找回前生戀人
他眼前這只鬼,就是一直苦苦等候著自己的戀人
他深深愛著的,齊八爺啊......

老八,我這就來陪你。

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
.
.
.
.
.

齊桓最終還是沒捨得離開。
就在少年墮地的一瞬,齊桓的身邊多了一個半透明的身影。

剛才被思念蒙蔽了眼睛,竟然沒反應過來要阻止對方墮樓。齊桓現在才意識到自己害死了一個大好青年!!還是佛爺的轉生!!!

“你你你!你是笨蛋嗎?!怎麼跟著我跳下來?!這下可好啦!你也變成地縛靈困在這兒啦!!你是不是傻啊!!”

齊桓都要急瘋了!佛爺好不容易轉生成人,活得好好的,就這樣被他害死了?!魂魄都跑出來了!塞回去還有救嗎????

皇帝不急太監急,當事人倒是不慌,滿面寵溺地看著驚慌失措的齊桓。他輕笑一聲,伸出手緩緩撫上對方的臉頰,情深款款地看著他。

“老八。”

“哎?”

齊桓一時間反應不過來,這小子怎麼好像變得怪怪的?他感覺到張啟山的手緩緩由他臉頰撫至後頸,安撫似的輕輕揉了揉,接著上移到後腦給他順毛。

“你、你...”

齊桓還未來得及想明白現在的情況,托著他後腦的手突然一個用力,把他拉到面前!張啟山探頭抵上他的額,直直看著他的眼,說:

“老八,我回來了。”

“哎、哎?佛爺?”

“嗯,是我,不是裝的。”

“佛爺...我這不是在做夢吧?”

齊桓不敢置信地問著,那模樣很是可愛。張啟山微笑輕吻了一下這傻兮兮的人兒。

“抱歉,讓你等了這麼久。”

“......”

“老八?”

“佛、佛爺!!!”

總算回過神來的齊桓激動的撲進張啟山懷裡,埋首在他的頸窩磨蹭撒嬌。

“佛爺我好想你!”

兩人緊緊抱在一起,耳鬢廝磨,缱绻缠绵,誰也不願放開手,仿佛要永遠沉溺在這幸福的一刻。
不過沒差,最難熬的都過去了,現在他們有著無窮無盡的時間。


突然,齊桓像是想起什麼似的,猛地抬起頭,緊張兮兮地捉住張啟山的肩。

“佛爺,你想清楚了嗎?你可是轉生成一個大好青年,正值大好年華啊!這麼年輕就掉了命,太可惜啦!其實我就是想見你一面而...”

老八還沒說完,張啟山就打斷了他的話,用眼神示意他看看躺在那邊地上,姿勢...有點扭曲的屍體。

“你看我的屍體覺得我還有救嗎。”

“哎喲我的媽....”

齊桓瞄了一眼就嚇得五官都皺在一塊,轉過頭不敢再看了,脖子都斷成這樣子了...華陀再世也救不了吧!
張啟山伸手把齊桓撈回懷裡,認真地承諾道:

“現在我回來了,就再也不會離開你了,我會永遠陪在你的身邊。”

“我愛你。”

簡單一句我愛你,勝過千言萬語。


就在兩人,啊不對,兩鬼難離難捨纏纏綿綿,大概下一秒就要擦槍走火的時候...

“咳咳!不好意思打擾一下。”

“哎?小九九!”

回頭一看,站在那兒的竟是西裝革履的解九爺!

“好久不見了老八。這...是佛爺?”

“九爺?真的是久違了。”

“佛爺,很久不見!沒想到還真能見到輪迴轉生的佛爺啊。”

“哼!我就說我會等到!哎,你怎麼來了?要來接走我家佛爺嗎?!”

一想到佛爺可能要被帶走,齊桓立馬抱緊佛爺的胳膊,像只護食的小貓一樣警戒地看著九爺。
看著老八的舉動,解九爺不禁白眼一翻,沒好氣地說:

“還不是擔心你出事。我一見是你這大宅出的人命,就馬上攔住黑白鬼使自己跑上來看看,你這忘本的家伙。”

從九爺的言語間可聽得出來他在幹類似陰差的工作。張啟山不禁好奇,難道九門的各位都沒有去投胎嗎??!!

“九爺你,沒有去投胎?”

九爺習慣性地托一托鼻樑上的金絲眼鏡,把經歷娓娓道來。

“說來慚愧,當年死後被帶到閻王殿進行審判時,跟閻羅王進行了一番有趣的辨論。承蒙閻王賞識,留我在地府擔任判官一職。恰巧老八這家伙又要死要活地賴在這屋子裡,也的確讓人放心不下。在地府當個一官半職,待遇優厚,也能順便照顧一下老八,所以就留下來了。要不是我一直替他打點,他早就被黑白兩位大哥給押去地獄了。”

聽罷,張啟山上前拍了拍老九的肩膀,眼中藏不住感激的情緒。

“有勞九爺照顧他了。”

“佛爺客氣了,大家同是九門中人,相互照應也是應該的。”



“怎樣,這次是你做的好事嗎?老八。雖說對方是你家佛爺的轉世,但蠱惑活人自殺可是大罪哦。”

解九爺話鋒一轉,藏在金絲眼鏡下的眼睛幽幽地看著齊桓。
看到九爺這懷疑的態度,齊桓委屈巴巴地跳出來喊冤。

“你你你!你都是這樣想我的嗎?!是佛爺自作主張跳下來的!我想攔也攔不住啊......”

其實以九爺的才智,事情的經過他已經猜到了八九分,只不過想證實一下而已。接下來要如何處理,他心中也有了個大概。

“哦?這樣看來,佛爺是不打算跟在下去地府了。”

“嗯,我會一直陪著老八。”

張啟山一邊堅定非常地回答道,一邊偷偷牽起身旁人的手。
聽著對方的承諾,感受著手掌間的溫度,齊桓忍不住勾起了一個甜絲絲的笑容,像掉進了蜜罐一樣甜。


看著大曬恩愛的兩鬼,九爺托了托眼鏡,輕嘆了一聲。

“就猜到會變成這樣。”

他從公文袋中翻找出一份文件遞到佛爺面前。然後又接著說:

“佛爺你只需要簽妥死亡證明,接下來的事我會處理好。”

“勞煩九爺了。”

“不客氣。我手頭上還有工作,就先行告辭了。”

“謝你囉~有空跟二爺上來打馬吊哦!”

“再會。”

解九爺跟兩人揮揮手告別後,就化作了一縷青煙,消失在兩人的視線內。



解九爺前腳剛走,張啟山的同伴後腳就來。

“哥!!!!”

“看來他們發現屍體了。”

可以看到有幾個身影從低一層的陽台探身而出。待看清他們的臉後,齊桓驚喜不已!

“呦!呆瓜!還有橘子皮!哎呦喂,呆瓜這輩子也是個帥小伙啊!不過怎麼把頭髮燙成大卷毛了?”

“咦我說,如果他們也來了,我們就湊夠數可以打馬吊了!”

張啟山看到他興奮的模樣,對著他的腦袋瓜就是一下!

齊桓揉揉腦袋,嘟囔著:

“我就是說說而已嘛......”


不久後,少年們慌忙趕到屍體所在的地方。
張啟山看著跪在屍體旁邊失聲痛哭的張日山,內心苦澀不已...今輩子張日山是他的親弟弟,從小跟他一同長大,現在突然失去最敬愛的大哥,內心得有多難受......


不過轉念一想,沒有他在,也許這小子能活得更自在。不用總是追趕著兄長的步伐,壓抑自己的想法。明明喜歡學法醫,卻硬是說“想跟大哥一樣讀商科”。還好最後勸服了他,讓他隨自己的想法去選。接下來,他也該自由選擇自己想走的路了。

至於陳皮這小子,自己早就看出他跟日山有貓腻,現在沒有了自己這個阻礙,說不定他真能把日山追到手。不過就由著他們吧,上輩子日山跟著自己戰死沙場,他倆最終落得個陰陽相隔的下場。今生能不能在一起,就看他們自己的造化了。

雖然知道已經觸碰不到對方,但張啟山還是抬手摸了摸張日山的頭,然後才拉起齊桓的手,轉身離去。

“走,回屋。”

他可不想看著自己的屍體被打包。

---------------------

後來,他們陸陸續續收到陽間燒來給張啟山的東西,當中有一部IPad,齊桓對這新奇玩意稀罕的很!簡直是愛不釋手!


“上週五,6名青少年深夜闖入長沙著名兇宅探險,途中意外失散,一名少年跟同伴失散後懷疑因精神錯亂,於陽台失足墮樓,不幸身亡。其他人獲救後,聲稱曾於大宅內遇到靈異事件。警方正調查事件是否有可疑。”


這天,齊桓就抱著那部IPad,以標準的北京癱姿勢癱坐在沙發上,大聲朗讀他正在閱讀的網上新聞報導。

“佛爺!他們罵你精神錯亂!”

“我也可以把你操到精神錯亂。”

“哎喲!佛爺你就饒了我吧!”

張啟山托著咖啡杯,走過來在他身旁坐下,接過IPad,然後開始不斷地點擊畫面,像是在點選一些東西。齊桓也沒有在意他在弄什麼,側身一躺就枕在他家佛爺的大腿上。

“說起來,佛爺你那時候怎麼就突然能想起前生的記憶了?”

“被你這臭算命的給嚇的。”

“嘻嘻!”

“我隱約記得,為了轉生後能找到你,我走奈何橋時倒掉了半碗孟婆湯。後來我常常會做夢,夢到有人牽著一頭驢在跟我揮手,但一直想不起來是誰。直到見到你跳下去,才刺激到我把一切都想起來。如果我能早點想起來,你就...”

“佛爺你能回來我已經很滿足啦!反正都等了那麼多年啦,也不差那幾年!”

這傢伙...讓人怎麼能不愛他!

張啟山把IPad丟一旁去,情不自禁地低頭吻上愛人。
接下的,都是不可描述的事情了~

-----------

幾天後,

“叩叩——”

“你好這裡是地獄快遞!請問張啟山先生在嗎?”

“我是。”

“張先生你訂的家具跟電器到貨了,請簽收。”

張啟山簽收後,跟搬運工人一起把家具往屋裡搬。
聽到聲響走出來八卦一下的齊桓,看到堆滿整個門口的家具跟一箱又一箱的貨品,驚訝得合不攏嘴!


“嘩!佛爺你真是大手筆啊!”

“當然了,這兒可是我倆的家。”

“佛爺英明~”

看著進進出出忙著佈置新家具的張啟山,齊桓臉上不知不覺間洋溢起幸福的微笑。



這就是,我們的家呢。



“老八!人呢?過來幫忙!”

“嘻嘻,佛爺!我在這兒呢!”

End
--------------------


抱歉拖了這麼久才把小甜餅後續產出來(T^T)

這陣子忙翻了,又病倒了,所以陷入了低產,而且一累就腦便秘,寫來寫去也寫不好,卡文卡到不知該如何是好(´ཀ`)

寫得不好先湊合著看,有時間才修改一下我那些小學生文筆(/ _ゝ\)

大家都看到了隱藏角色跟劇情了嗎?( ´∀`)

卡文了😩😩

費了九牛二虎之力總算把《鬼宅》的圖片版產出來了!(ง •̀_•́)ง
調色調到眼都花了😂
就是想儘量表達出來,老八說每一句話時的表情細節,以及當中蘊含的情緒。
不知道有沒有好好地表達出來😂資源有限(´ཀ`)

圖片版缺了很多細節,先看了正文再看這個會比較能理解內容哦~

八爺在正文向你招手
【一八】鬼宅:
http://katrinachan23.lofter.com/post/1d0e6ba4_10d308c1

後續:

http://katrinachan23.lofter.com/post/1d0e6ba4_10f2510f

【一八+微四副】網紅嘴嘴跟他家大明星 (4)

被lofter吞了🙄重發一遍

*大明星張啟山 x 網紅齊鐵嘴
*導演系陳皮 x 表演系張日山
*歡樂小甜餅
*文筆渣
*ooc是我的錯

-----------------

4. Cosplay界紅人齊鐵嘴的慘痛經歷教訓大家淘寶時要注意產品質素

齊桓回到兩人的小窩,張啟山已經熱好了外賣的飯菜在等著他。他換好了居家服坐到飯桌旁,才剛落坐,張啟山就立刻夾起一塊豬蹄往他嘴裡遞。
“來~張嘴,啊~”
“哎呦我自己來!大男人的,別這樣喂來喂去。”
“在自己家你害羞什麼,也不看看日山他們,他們在麥當勞還嘴對嘴食薯條。”
“我們要是在麥當勞嘴對嘴食薯條,我倆都要完蛋啦!你呀,都是大明星啦!也沒點自覺...嗯——”
看著戀人又要開始嘮嘮叨叨,張大明星一於用最簡單粗暴的方式,用自己的嘴去堵上對方那枚鐵嘴。
“你你你!就不能認真聽我說...嗯——”
嘛,一次堵不住,就兩次~
兩人就這樣打打鬧鬧地吃完了一頓飯。

收拾好餐具後,齊網紅興奮地從房間抬出一個紙箱來。

“來來來,我給你看一下我下一套cos的服裝!昨晚剛剛送到,我還未開箱呢!”
“哦?就是《老九門》那個?”
“沒錯沒錯~”
撕掉封條,打開紙箱。箱子裡放著一件做工精緻的絳紅長衫、紋著八卦圖像及文字的藏青長巾、黑布鞋,還有一些羅盤、八卦護心鏡、玳瑁眼鏡之類的小配件。齊桓淘出來直接就往身上套,天知道他有多期待這一天!從他迷上老九門的奇門八算開始,就籌劃著要cos八爺。為了完美地cos出八爺以及老九門,他可是花了很多功夫!從設定九門各位爺的造型定妝,準備道具,到物色拍攝場景,他都力求完美!現在,他終於能實現他的大計了!

換上了長衫青巾,帶上一副圓框玳瑁眼鏡,加上本身就帶點書卷氣,齊桓活脫脫變成一個文質彬彬的算命先生,看著就覺得肚子裡全都是文化。
“好看不?”
“我家媳婦穿什麼都好看,什麼都不穿的時候更好看~”
“老流氓!”

張啟山翻了翻紙箱內的東西,發現隔著一塊薄紙板底下還有一套衣服。
“嗯?還有一套嗎?怎麼是軍裝?”
“這軍裝嘛,本來是準備給cos佛爺的人的,現在打算改裝一下給小日山,他今天答應了給我演小副官!其實也有想過要不要讓他演佛爺,但是他氣場不夠硬,玉面狐狸般的樣子演機靈狡猾的小副官倒是不錯!”
“還有,在我的心目中啊,你才是我的佛爺...我找來找去也找不到比你合適的人選,也就放棄了cos佛爺了。”

看著齊桓這身打扮,配上剛才一番有表白意味的話,使得張啟山戲癮大發!抓起軍綠色的披風往身上一披,帶上軍帽,板起面,直接扮演起佛爺來。
“老八這心意...恕我不能接受...”
齊桓也不驚訝,秒入戲也跟著演了起來。
“佛爺...”
“兒女長情,在保家衛國面前,不足一談!”
“這些老八都明白......我只想再問一句......”
“在你心中,真的一個留給老八的位置也沒有嗎?”
“......”
“明白了......老八告辭。”
看著八爺決然離去的身影,佛爺轉過頭,閉上雙目,強迫自己不要去看,要壓制住情緒,好好做完這場戲。然而,滿溢胸口的苦澀與痛的一抽一抽的心臟,無不在提醒著他對老八的感情。佛爺猶豫了一下,還是忍不住衝上前從背後抱住了八爺。
“老八。”
“佛爺請自重!”
“在我心裡,*你永遠不會比家國大義更重要,但你比我的命更重要。”
“............佛爺,有你這句話,就夠了。”
八爺緩緩轉過身,把頭擱在男人的胸口,伸出雙手回抱眼前這人。
“有你這句話,老八願意留下來,跟你同生共死。”
“老八...”
佛爺不禁收緊懷抱,緊緊抱著他的老八,用力得像是要把對方融入血肉之中。
老八,平時慫的要命的你甚至願意跟我一起去赴死...我...

就在張啟山深深地陷入角色情感時,齊桓掙扎著推開死死抱著自己的張演員。他都快要被勒死了好不好!
“夠了夠了!都快演成狗血言情啦!收拾一下早點休息吧,你明天還要趕飛機呢。”
“助理會準時開車來接我的,放心。”
“東西應該都撿齊了吧?等會兒我再替你檢查一次。”
“有東西帶漏了。”
“什麼東西?”
“你啊!我能把老婆也帶去嗎?”
“我才不去!我還有課要上呢!”
“跟我去嘛!”
“不要!要不,我給你算一卦!看看你這次工作順利不!”
齊神棍從袋子裡掏出一枚銅錢,輕輕向上一拋。銅錢還未來得及回落到齊桓手中,就在半空中被張啟山一手捉住。他把銅錢放到耳旁,仿佛銅錢在對他竊竊私語一般。然後他一本正經地對齊桓說:
“這個銅錢跟我說,你必須跟我去橫店。”
“哎啊,你就饒了我吧!”
“去嘛!跟我去吧!”
螢光幕前霸氣側漏的張大明星,現在執拗的模樣就像要糖的小男孩一般,抱住戀人撒嬌打滾。滾著滾著兩人就滾上了床。如齊網紅所料,將要面臨禁欲兩個月的張大明星今晚並沒有打算放過他!這老流氓隔天上了飛機就能倒頭大睡,可憐他明天九點還有課呢!

張啟山伸手從床邊的抽屜裡淘出一個盒子來,一開打,裡面全是需要打馬賽克的「小玩具」,不,還有大的。
“卧操!還真上玩具啊?!”
“多點情趣嘛,接下來兩個月不能做,你總得先喂飽我~”

下次絕對要迫那小兔崽子把淘寶帳號交出來!!

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
玩具車走微博

http://m.weibo.cn/5539483313/4138980725026303

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

齊桓眼神死癱在床上,冷冷地問道:
“這東西到底哪來的。”
“淘寶特價時淘的。”
“你你你!哎呀!要淘就淘點有品質保證的行嗎?!?!”

第二天一大早,張啟山還未來得及哄回戀人,就被趕上了開往橫店的飛機,開始了兩個月的禁欲之旅。做大明星真苦啊!!!而齊桓則是請了病假沒有回學校。誰會帶著個跳蛋去上課這麼變態啊?!他還要想辦法把那東西弄出來呢!!!做大明星的男朋友也很苦啊!!!

後來,齊網紅消氣後還是有偷偷跑去橫店探班的,不過這些都是後話了。

Tbc

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


*超級喜歡仙劍五前傳裡龍溟的這句話。
感覺原劇中一八就是這種感情,佛爺很愛八爺,視他為比自己的命更重要的存在,要不然當年也不會不要命似的隻身去救八爺,之後每次下墓都是說保護好八爺,這些都顯示老八在他心中的地位比他自己的命更重要。然而張啟山背負的東西太多太重,國家大義、長沙城的百姓...這些都是張啟山傾盡心血守護著的。所以國難當前,張啟山選擇了娶尹新月換取新月飯店的支持。奇門八算的八爺心思細膩,善於計算人心,又豈會看不透。所以他幫忙撮合啟月,讓張啟山增強勢力。他對佛爺的愛就是陪伴跟成全。
---------------------

又翻車了🙄🙄🙄心好累🙄🙄🙄

這次走微博去!

這麼短的車也能翻🙄🙄🙄